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法官随笔
“狸猫换太子”辩冤记
作者:钱薇伽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19 15:08:06 打印 字号: | |
  据说,开封府尹包拯铁面无私,生前日断阳夜断阴。死后更是被任命为阎罗王,专审难断的案件。包拯秉承大公无私精神,将一个个难案办得是妥妥帖帖的,阴间上下交口称赞。

一日,包阎罗正在查看卷宗,忽听一个宫装女子哭哭啼啼向堂前走来,口中不住的叫着“冤枉”。包拯放下卷宗一看,这不是宋真宗的皇后刘氏吗?

“娘娘到此,为何啼哭?”包拯走下堂来,向刘后行了一个大礼。包拯生前是刘氏的儿子宋仁宗手底的高官,见到上司的娘亲自然是要行大礼的。

刘氏依旧哭哭啼啼:“包卿,你为何判哀家做了那狸猫换太子之事?哀家从未做过如此大逆不道的事,为何死后还被编成戏文,被万人唾骂?”

包拯一怔:“娘娘何出此言?本府生前只断过牛舌案、走水案,狸猫换太子一案从何说起啊?”

刘氏却是不依不饶:“阳间都传遍了,都说是你包青天断的案,夸你明察秋毫、不畏皇权。可叹我为大宋朝尽心尽力,却落得臭名昭著的下场……”说着,又哭了起来。

包拯一看头疼不已,忙安抚道:“娘娘且坐,待本府查看一番,再做论断。来呀,上阴阳镜!”

底下阴差办事极快,马上将阴阳镜送了过来。包拯从镜中看到刘后哭诉的“狸猫换太子”。

原来,不知从何时开始,阳间流传一出戏,叫《狸猫换太子》,将的是宋真宗的后妃刘氏为争夺后位,与内监郭槐合谋,在李宸妃生下一个皇子后,用一只剥了皮的狸猫调换了婴儿的故事。李宸妃由此触怒天颜,被打入冷宫,又被刘氏陷害处死。在忠心的宫女寇珠和内监陈琳的帮助下,李妃逃出宫外,流落在民间,以乞讨为生。被刘氏收养的皇子即是后来的仁宗皇帝。一日,包拯路过李妃栖身的破窑,得知实情后,将李妃带回汴京,假借向仁宗皇后贺寿之际将李妃带入宫中,说出真相,母子团圆。包拯又巧施计谋,迫使郭槐承认罪行。刘氏已经当了太后,得知事情败露后自尽而亡。包拯立了大功,被封为宰相。

小知识:

郭槐、寇珠、陈琳乃虚构,史书上从未有这三人的记录。

包拯看完后,摇头不已:“本府从未断过这案。不过,既然娘娘伸冤,本府就为娘娘探察一二。来呀,带证人郭槐、寇珠、陈琳。”

判官拿着阴阳簿翻了半天,才抬起头:“禀阎罗,地府并未有这三人。”

包拯一惊:“阴间既无,那阳间呢?”

判官摇头:“也无。”

小知识:

李宸妃确有其人,但除了生下仁宗皇帝后被抱走这一点符合历史外,身世与故事中毫无相似之处。

包拯想了想,拍下惊堂木:“带李宸妃。”

不一会,李宸妃带到。包拯问道:“堂下可是李宸妃?”

李宸妃答道:“正是。不知阎罗宣我有何事?”

包拯一指一旁的刘后:“你可认得此人?”

李宸妃仔细看了一看,上前施礼道:“原来娘娘在此,受我一拜。”

包拯见此情景,有些狐疑。如果刘后真的将李宸妃的孩子调换成狸猫,又下手迫害,为何李宸妃如此有礼?

像是看穿包拯所想,李宸妃道:“阎罗有所不知。我原本是杭州人,在汴京的寺庙为尼,因被娘娘赏识入宫,一直是娘娘的侍女。娘娘于我有恩,故有此一拜。”

“那你可知娘娘带走你孩儿的事?”

说到此事,李宸妃面露出凄苦:“当然知道。只是当时我是娘娘身边的侍女,带走我的孩儿抚养也是经过皇上允许的。娘娘待我不薄,封了我为崇阳县君,在宫里过得还不错。最后临死前封我做了宸妃。我怎敢有怨?”

怎敢有怨?包拯细品了下,似乎还是有怨气的:“如此说来,你还是有不满?”

李宸妃答道:“当看着自己的孩子称他人为母,登上皇位,自己却只能在宫人队里,阎罗大人您说,若您处于我的位置,能不怨恨吗?”

包拯瞟了一眼刘后,见她面色也是讪讪,决定罢过不提,径直问下一个问题:“你说,真宗皇帝也是知道的?带真宗!”

小知识:

真宗皇帝极其宠爱刘后,因刘后出身不高,所以才让刘后抚养仁宗,以提高她的地位。

真宗被带到后,包拯向他施了一礼:“皇上,本府……”

“不用说了,朕知道是为哪件事。”真宗一抬手,叹了一口气:“宸妃的孩子,是我下令让刘氏抚养的。”

“这……又是为何?”包拯不解。世人皆知,亲生母亲对孩子的照顾是最细致的,那为何要让刘后抚养?

真宗又是长叹一口气:“包卿有所不知。刘娘娘家室不显,入宫前还曾另嫁他人。只是她性情机敏,甚合我心。在立她为后时,翰林学士杨亿都曾拒绝草拟诏书,她的日子难啊。”

刘后闻言,想起当日在宫里处境艰难时,也留下几滴泪。真宗继续说道:“我本想着,有个儿子傍身,她的地位也高些。慢慢的,这孩子被她教得很好,成了我大宋一代明君,对社稷也是有功的。包卿就不要追求了。”

还想着为刘后求情,可见真宗对刘后还是有几分真情的。包拯在心底暗忖。

小知识:

刘后去世后,燕王赵元俨将仁宗与李宸妃的关系告诉仁宗。当时李宸妃已经去世,仁宗大怒,以为李宸妃受了什么委屈,派兵围了刘后弟弟的宅邸。仁宗打开李宸妃的棺材一看,看见李宸妃尸身保存完好,还穿着皇太后的衣服,当即大哭一场,追封李宸妃为太后。

远处忽传来一声高叫:“有功做甚?还不是打压我数年!”说着,另有一人匆匆跑来,冲包拯一施礼:“包相,燕王赵元俨在此。”

“弟弟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真宗一脸奇怪的模样。

赵元俨十分愤怒地指着刘后:“皇兄,当日你无意中说,若无后人便要将皇位传于我。这女子好生深沉,在你去世后,为保住赵祯小儿的皇位,竟在朝堂上打压臣弟,逼得臣弟不得不假装醉生梦死。”

真宗听闻此话,面色有些不好。鉴于是自己老婆对不起弟弟,也不好说什么,只得继续听赵元俨发牢骚:“这女人为了自己的宝座,严令前朝后宫不得说出赵祯身世,瞒得死死。嘿嘿,若非如此,我才不会那么容易挑拨成功?”

“燕王殿下可是说了什么?”包拯急忙打断。

赵元俨一哼:“不过就是说出实情罢了。那个狸猫换太子里的八王爷就是我了。生前斗不过你,死后争一口气也是不错。”

包拯忙喝令阴差们将每个人各安各位,理了下思绪方判决道:“经本府查明,狸猫换太子一事纯属虚构。此事虽有史实,既无人命亦无错案,只是在事件当时,各方皆有差错。真宗皇帝不该将李宸妃的孩子抱走,刘太后不应在隐瞒仁宗身世,燕王赵元俨不应为一己私利挑拨天家感情。今后不得再提此事,退堂!”
来源:钱薇伽
责任编辑:张小龙